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今天首战大换血

  2021中乙联赛本月15日已经点燃战火,今天(17日)下午将在盐城赛区展开首轮最后一场比赛,由中国2001年龄段U20国青队出战昆明郑和船工队。尽管中国足协先前已经公布了一份35人集训名单,也就是出战今年中乙联赛的35人大名单,但目前抵达盐城赛区的就只有23人,而且其中两人还因为伤病肯定将缺席今天的首轮比赛。人员短缺,再加上准备不足,这支国青队今年出战中乙联赛的难度远超去年。

  ①

  中超中甲各三球员留守

  中国足协数天前公布了一份35人大名单,按照规定,所有球员在5月12日将直接前往赛区报到。截止到昨天,实际报到的球员总共就23人,刚好凑齐出场比赛所需的最多报名人数。不过,这23人并非都可以出战昆明郑和船工队,其中有伤病情况,也有其他身体方面的原因。

  在这份35人大名单中,目前在中超俱乐部一线队中报名的球员为13人,中甲俱乐部一线队报名的有9人。按照“国青打中乙”的思路,最主要是给年轻球员以比赛锻炼机会,如果能够在各自所属俱乐部球队中稳定地获得出场机会与时间的,则可以留守原俱乐部征战中超或中乙联赛。也正因为此,在名单下发之后,部分俱乐部直接与中国足协进行沟通,提出了被征调球员已经在一线队中打上比赛、希望继续留队的要求。而国青队也一直在与俱乐部方面进行协商,因为站在俱乐部的层面,肯定希望正式报名的球员继续留队,哪怕是不出场比赛,留在队伍中也会有一种“踏实感”。

  而且,部分俱乐部也表示,因为联赛中有U23政策要求,一方面是出场比赛的U23球员已经累计了两三张黄牌,随时有可能会被停赛,需要U20球员随时入替;另一方面,球队本身已经开始安排U20球员出场,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已经开始启用、在主教练的计划之列,所以希望留守。譬如,像北京国安队的何朕宇就属于这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国青方面也予以理解与支持,同意让这样的球员留守俱乐部、不到国青队报到。

      也正因为此,在征调的35人大名单中,有三名中超球员和三名中甲球员留守,今年将不会跟随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他们是:上海海港队的中场球员哈力克、北京国安队的前锋何朕宇以及天津津门虎队的左后卫杨梓豪。其中,杨梓豪在上一轮中超联赛中已经首发出场。而中甲球会的三人是:南京城市队的中场球员郑雪健、北体大队的中锋田玉达以及苏州东吴队的边锋艾菲尔丁。

  这样,今年征战中乙联赛的国青球员实际也就将只有29人。至于其他未进入此次中乙联赛名单、但陆续已经开始在各队打上比赛的2001年龄段球员,依然也在教练组的视野范围之内,而且这样的球员从长远发展角度来说,其实是越多越好。譬如,除了几名因为违纪而暂时未能入选的球员如陶强龙、韩东、刘祝润等已经陆续亮相中超,再譬如像上一轮代表沧州雄狮队出战广州城队时已经首发出场的边卫张祥硕等。这些球员如果能够多打联赛、多出场,不仅对提升他们自身的技战术水平有利,也对整个国青队的长远建设有益。

  ②

  23人报到 后续6人增援

  除了上述六人征战中超与中甲将缺席之外,前面提到目前赶赴盐城报到的就只有23人,其他6名球员则目前正随各省市代表队征战全运会男足赛U18组别的预选赛。当然,如果加上效力于苏州东吴、赛后也不会赶到国青队报到的艾菲尔丁,实际正在参加全运会的总共有7名球员。

  国青队此次公布的35人大名单中,总共有6名“跳级生”,也就是属于2003年龄段U18国青队中的适龄球员,因为表现相对突出,所以国青队早在去年征战中乙联赛时就已经将其中的5人召入队中并参赛,包括三名来自上海海港队的前锋贾博琰、中后卫吕坤以及边后卫王逸伟,来自原云南郑和船工梯队、后转入广州俱乐部梯队的和韶麟,外加如今已经被租借至苏州东吴队的艾菲尔丁,也就是去年征战中乙联赛时国青队的最佳射手。今年则增加了一名原来2004年龄段国少队的主力门将李昊。

      这六名03年龄段球员中,除了和韶麟因未能入选云南队参加今年全运会U18组别的比赛之外,其他全部都入选了各自的代表队出战,因而暂时都将缺席国青队前期的联赛。

  同时,由于今年全运会U18组别在参赛规则中,允许报名参赛的球队报四名U20也就是2001年龄段球员,因而,像来自重庆两江竞技队的胡兴雨、来自湖北青年星队的梁佩文就以超龄球员的身份,随各自省市的U18队伍参加全运会预赛,所以也未能按照规定的时间到国青队报到。

  换而言之,目前U20国青队中有7名球员目前正随各自省市地方代表队在准备全运会男足U18组别的比赛,暂时无法赶到国青队参赛。但在预选赛结束之后,这7名球员中除了艾菲尔丁之外,都将赶到盐城与国青队汇合,征战随后的赛事。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国青队的人员问题。

  ③

  球员状态不一影响联赛

  国青队虽然在5月12日已经凑齐参加首轮比赛的23名球员,但是,目前球队的情况并不乐观,甚至很有可能出现前期表现不佳的情况。这一方面是由于大部分球员刚刚结束全运会男足U20组别的预赛,有的因为是主力球员、比赛打得较多,因而身体处于疲劳状态;有的虽然一直跟随训练,但比赛出场机会以及出场时间不多,明显不在比赛状态;有的则是受到了伤病的困扰,之前的训练就不是很系统。

  换而言之,虽然人是凑齐了,但球员的状态起点不一,想要在赛前的总共四堂训练课中将所有人的状态全部都调整到一起,显然不现实。而且,由于盐城近期受到天气客观因素的影响,狂风暴雨,让正常的训练都无法进行。而此次所在的盐城赛区又不像去年在昆明海埂基地内那样有相对较为完善的设施,大雨天可以在室内场馆进行身体训练,目前盐城赛区相对较为简单,国青队在大雨天甚至连简单的身体活动都无法展开。这些其实都影响到了球队的备战。

  这并不在为国青队找“借口”。一个现实情况是:去年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时,从5月份就展开准备,采用长期集训的办法,无论是身体方面的准备还是整体技战术方面的准备,前后总共有将近5个月的时间,然后进入到昆明海埂赛区。虽然前几轮比赛连续输球,但输球是“心理”问题,即因为几乎所有球员都没有参加过成年比赛,对中乙联赛没有基本的概念,心里有些没底,导致技战术水平的发挥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但今年的情况则完全不同,除了今年1月中下旬组织过一次集训外,征战中乙联赛之前就只有四天的时间进行备战,而且还是在组委会将首轮赛事延后了两天的情况下,因为原本计划中,国青队是要参加盐城赛区的揭幕战的。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球员的身体、心理等各方面都还没有做好准备,然后直接出场参赛。实际的效果恐怕也就可想而知。所以,一旦前期的成绩不甚理想,与去年是完全不同的原因,今年纯粹是准备不足。

  对此,国青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因为参加中乙联赛本身是为锻炼球员、而不是为成绩,所以,球队希望是边赛边练、以赛代练,希望通过前期几轮比赛的调整之后,能够将队伍调整到最佳状态。据悉,在首轮赛事中,像目前有伤在身的阮奇龙、新增召入选的贾非凡等都将缺席。

  ④

  亚冠全运U21轮番冲击

  不过,对U20国青队而言,今年征战中乙联赛将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所受到的冲击将远超去年。此次集中时间较晚,就是受到了全运会预选赛的冲击,但接下来,国青队还将面临全运会决赛阶段比赛的冲击。根据安排,今年全运会决赛阶段比赛U20组别安排在8月7日展开。出线参加决赛阶段比赛的队伍需要提前展开备战,这就涉及到需要从国青队将相关球员召回的问题。

  按照中乙联赛的赛程安排,第一阶段最后一轮比赛定于7月28日结束,国青队恐怕不太可能在第一阶段14轮比赛全部打完之后再放人,毕竟全运会事关各个省市体育局的“政绩”问题。所以,国青队现在的设想是希望在打完12轮也就是7月17日比赛之后再放人,这样,各地方队至少有20天时间进行合练备战。如果再早,则就是在7月7日打完10轮比赛之后再放人,则各队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准备。

  不过,所幸的是,此次国青队征调球员的大户——山东以及广东均未能获得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其中山东队有7人、广东队有4人,这些球员至少可以完整地参加今年的中乙联赛。但是,上海以及北京两队届时各有4名球员将返回出战,这多少将影响到球队的战斗力。

  实际上,U20国青队今年所受到的冲击不仅仅只是全运会。下个月,国青队就将遭遇第一波“人荒”。根据亚足联的安排,6月下旬至7月11日,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将分别在乌兹别克以及泰国进行,因与中超联赛赛程有冲突,三支中超球会上海海港队、广州队以及北京国安队大概率将会派遣预备队出战亚冠联赛。一旦如此,U20国青队中的相关球员都是各俱乐部预备队中的主要力量,所以,届时这些球员很有可能将代表球队出战亚冠联赛。

  本来,出战亚冠联赛对这些年轻球员无疑是好事,毕竟赛事的水准不仅要远高于中乙联赛,甚至更高于中超联赛。但问题在于:这些球员随队出战回到国内之后,需要接受“14+7”的隔离。这多少将会影响到球员的竞技状态,等他们再返回国青队时,究竟会是一种这怎样的状态?没有人敢保证。

  除了全运会以及亚冠联赛的冲击之外,中国足协今年将组织全新的U21联赛。迄今为止,中国足协尚未公布该项赛事的时间。尽管征战亚冠联赛的队伍,按照足协的规定可以不派队参赛,但其他中超、中甲俱乐部的预备队已经报名参赛的,都已经向国青队提出:希望U21联赛期间,这些上调国青队的球员能够归队参赛。这无疑又给国青队增添了新的“苦恼”:如果放人,国青队恐怕无法凑齐征战中乙联赛的人数;如果不放,则势必会影响到今年从俱乐部球队抽调球员。而且,中国足协已经明确:国青队征战今年中乙联赛,最多报名的人数就只能是45人。也就是国青队也可以和其他中乙球会一样,在二次转会窗期间补充球员,但总人数就只能是45人以内。

  所以,今年的国青队所面临的形势与困难远超去年。或许有人会提出:国青队根本就不应该参加中乙联赛。但问题在于:不管是全运会、U21联赛都是那种赛会制的短期比赛,像全运会也就只有五六场比赛,完赛之后,更多的时间无赛可打、甚至直接解散,恐怕远不如征战中乙联赛更有效果。